锐码试验机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锐码试验机
热门搜索:

那一天在拉萨转山转水转佛塔

发布时间:2020-01-14 13:39:31阅读:来源:锐码试验机

白菜饼、黑米粥、茶叶蛋,还属黑幕的二楼,早餐吃得不紧不慢。八点的西藏城空,没有鸟叫、亦几乎无人醒,瓦蓝而云白。喜欢拉萨的早晨,像泪洗过的良心,褪去了华丽的繁华现代。

藏大,十一的老校区,风起,金黄的白杨叶从发前飘过,似乎能舞落在手掌心。踢踏着拉萨夜雨留下的水渍,给爸妈打个早安电话。

我们白衣搭着黑外套,沔上一截牛仔裤,挎着包。七路(公交)不到,抬手小中华(拉萨出租),讨价还价与微微笑中到了色拉寺(位于拉萨北郊,藏传佛教格鲁派三大教之一)。一头纯黑牦牛,弯犄角、汪着大眼,于门口吃着苗圃青草,不惊慌、不逃窜,闲庭信步、坚定而悠然。商店,几米见方,老板不慌不忙,没有饼干,四瓶农夫山泉、三两袋小面包。藏香在焚香盒里,灰烬由黑转白,香气氤氲,迷离带着信仰。

诺大的藏式早餐棚房,因为不是正规店,不算洁净,却自有藏文化的温馨:酥油茶碗、甜茶盅交错不一,应该还有糌粑。你一背一拎,我们转过色拉的外圈。几十只狗,大小不等、品种各异,或干净或带泥、或健康或残疾,地上放着酸奶、酥油、一些饭粒,几位藏族阿佳吹着我没能听懂的口哨,狗狗便吃下自己那份,一口一口。即使流浪,在这个众生共谐的民族,它们温和且暖饱。

随着藏族老人朝信的路,或安之若素或见缝插脚。几米或几十米的天然石上,画上了轮回的梯塔;更多坐禅的摩崖石刻、观音壁画,蓝环黄衣;任何小石雕上都可能有着藏语的观世音六字大明咒嗡嘛呢叭咪吽;简简单单的格桑花,玫红、纯白、嫣黄,小小罅隙中开得素然,不多不少,沁着小丝花蕊,都是八瓣,不知道是否因为菩萨坐的是八瓣莲花?

沿着山泉水而上,有腐叶,但清清亮亮,摸下去,凉入手心,掌纹觉得清晰开来。一道不大的木门,近一尺的锁片,因为岁月而厚重;上面有粉笔划下的藏文,整齐干净,或许是记下爱情或许是留下佛性。门前一溜的青苔,像是老家小时候的房前。

大石块自然垒出的洞中,蓄水清冽深沉,放着粉色的瓢:走在前面的藏族大叔盛上一瓢,让我们拿手蘸水摸摸后脑勺;虽然不懂,但这份祝福与祈祷,我谢谢善良的人和淳朴的心。

转弯而上,没有水,没有路,没有人,有指示箭头和山腰的寺庙;还有那些牛、那些羊的粪便可以追随,它们在曾经的青藏高原更增加了炉子里的几度温暖。

第一次歇息,拉萨的全景映在了眼睛里,原来房屋与厂矿那么渺小。不知名的树结着不知名的果,叶细细椭圆,果红得绚烂,你怕有毒不让吃,我还是偷摸儿摘了俩,涩涩酸酸。云雾掩着近山顶的红石与小庙,白云深处有人家。抬眼,头顶细小的紫色花开得娇妍,形状似深型的喇叭略带了娇羞,白蕊紫杆,五、六柄一枝,与脚上的鞋、手腕的镯浑然天成,欢喜而愧疚地摘下一朵,陪伴一天,带回了家;小翰翰说可能是桔梗,不清楚,起了个藏文名,忘了,越蔫淡香越远:你说紫色玫瑰,不知道是否因为光照,在山那边,这些花开成了耀眼蓝,我说蓝色妖姬。

玛尼堆随处可见,或大或小、或高或低。相信石头能长存,这个民族叠出永恒。你说你不懂,加上一块玛尼石,不露痕迹。明白:信仰在血液里蒂固根深,亦如你手腕上深棕的念珠,一百零八颗,不翻飞,时刻修行。

海拔5000余米的寺庙,兜兜转转,年轻的经师身着枣红喇嘛袍,孑然一身,细长的经文,衣服亦是参佛的形状。78岁的藏族爷爷看见你平和笑,你给他你的心意,我给孩子巧克力。爷爷将寺庙的门开得通亮,奶白的酥油里,小型梨灯跳跃得明明灭灭;学着你的模样,额头磕着雕栏木,我在宗喀巴前许愿岁月静好,现世安详!

爷爷养着些你们家种的花,还有油葱(芦荟)、凌空摇曳。你帮着送长长实木桌、海绵褥子,也许他们是在山上念着心经追随阳光;我陪着瞻瞻(你给狗狗起的名字)等你回来:煨桑台旁,鞋悬在风中,看拉萨变小、听寺院墙郭给我讲千年的时光。房屋就地取材,并不光洁润圆,你说太阳转角,所以铜镀金黄。

坐下,吃了两片面包,香芋味,夹着果酱;枯黄小草边的爱堡(一种面包),不知道会不会有小鸟发现,然后共享。

没了鞋印,偶尔的零食包装证明偶尔的人曾经过,在石块与草上攀爬。天空很好,在不希望下雨的时候,出了太阳,不想打伞,戴着准备的帽子。一线又一线的经幡,风吹过时袂动张扬,你说:下次,我们也买上,纪念亲近过那山那水那时光。

陡然宽阔,在斜石上抱膝半坐。五色幡:藏、梵文烙着真经谶言,研不透、看不穿。秃鹫由一只、两只群聚盘旋,想起萨顶顶《万物生》。

继续,被随后拍我们的湖南姐姐说:刚才,是天葬台!

雪山开始平行,我好像伸手就能握住天;你说雪是在昨天夜里,我们半梦半醒间,千树万树梨花开

开始下雨,撑开宝石蓝的伞。天空很好,在希望变幻的时候,下起了冰雹,不大,因为掌心的温度融化。

山顶的怪石带着越来越远的味道,野松旁有人丢下尖叫。我说:哼,洋气,下次我们带红牛;你说:可以带百威(啤酒)。中午近两点到顶上,光芒万丈,很窄,除了干涸的牛粪,全是岁月的经幡,也许祈祷风调雨顺也许请愿普度众生。

垫上外套,躺下。伞的布面,雨雹再至,比之山腰密集了些。停了后,没有等日落;在另一边,没有路的路上,下山。

途中乱石上,阳光与风、雨微熹:听你说藏、汉文明,听我叨四川、重庆。

煨桑台五色幡石头上的花

间或的狼嚎在不同的雪山沟里,时而有牦牛吽的应和。

六点多,路边等公交,转山,原来我们曲曲折折与别有洞天中到过六千米左右,一路巧笑言兮,不曾跌跌撞撞,拉萨城忽大忽小、忽明忽亮。

那一天,那座山,叫色拉乌孜;

那一天,那个路标,写着由此进入热卡扎;

那一天,转佛塔,顺着时针滴答;

那一天,我不停看见哈达!

(附:酒泉子,长忆乌孜,尽日凭栏楼上望。三三两两生石花,雪域正林卡。经幡依约佛塔前,山鹰成群排一剪。别来闲整煨桑台,思入青朴寒。

注:生石花:有生命的石头。这里指色拉乌孜山的很多石头表层松软,总是开出形状各异的花。

雪域:雪域高原,一般代指西藏。

林卡:藏族人民一种习俗林卡生活。多是几人一起,买上一些零食、饭菜,带上酥油、甜茶或者啤酒等喝的东西,在草坪里聚会

山鹰:词源萨顶顶《万物生》歌词,在此指秃鹫。

煨桑台:西藏较为常见的用以祭天、辟邪兼有净化空气的小建筑,呈白色,类似于内地灶台原理,以柏树枝为燃料。

青朴:地名。位于世界藏文化探源圣地西藏山南区,南面为雅鲁藏布江,是所有朝圣者的圣地,也是旅游者理想的避暑御寒山庄。)

在线医生询问

网上挂号服务中心

名医汇